苗栗天安門事件


大埔事件是台灣苗栗縣竹南鎮大埔的農民抗爭事件,起因於2010年6月9日苗栗縣政府強制徵收農地。媒體亦稱該事件為大埔毀田事件、大埔圈地事件、大埔徵地事件等,網路上亦有稱之為苗栗天安門事件。

 
事件起因於苗栗縣政府計畫擴大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強制徵收大埔農地,進而動用警力封路毀田,居民抗議未果。縣長劉政鴻面對農民態度強硬,縣政府憑藉公權力,利用怪手毀壞即將收成的稻田,大埔農民北上陳情抗議,並聯合多個民間團體發起「台灣人民挺農村 717 凱道守夜行動」,爭議經過網友一再披露,終於引起主流媒體無法忽視而開始報導,縣長的強硬處置引發各界批評,中國國民黨也感受到輿論壓力,最後迫使行政院長吳敦義介入協調。但仍發生自救會成員自殺之事。事件經過一年多,農地仍未能照約定以地易地歸還農民,農戶生計陷入困境中。
 
 
 

老農們的親口控訴


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6435998
 
苗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從6月9日由公民記者在網路上報導以來,已經超過兩個星期。這個事件雖然沒有受到主流媒體的青睞,但是在網路上已經沸騰,不斷的有部落客寫文討論,還有臉書友噗友轉寄影片和連結。 

 
6月23日,大埔農民北上為了問題上書陳情總統府及監察院,府方及院方答應一週內會回應,但苗栗縣政府不顧府院及社會觀感,再次動員優勢警力與怪手,於26日下午及28日更加全面的破壞陳情民眾的田地。

 
居民拿出了自已的土地權狀,而縣政府雖然宣稱土地已經完成徵收,可是又拿不出強制執行令或其它的証明文件。眼看自已即將放成的稻田被任意的破壞,心急如焚的農民以肉身阻擋機械設備,卻在自已的土地上,被自已繳出稅金養的警察人員驅趕施暴。

 

 

時程

2010.6.8下午,收到苗栗竹科竹南基地徵收戶傳來訊息,只有短短幾行字:
竹科四周道路被苗栗縣政府封鎖,我們住在裡面的住戶不得進出,連接送孩子上下學都成為問題。
信中附了幾張照片,直覺這是苗栗縣政府的「圍城」之計嗎?


六月十三日,大暴龍發表了更詳盡的採訪內容,以及影音報導;這篇文章成為討論苗栗大埔事件的交叉點,至今已有七萬多人次點閱,也有兩百多篇回應激盪辯論︰

當怪手開進稻田中...2010.6.13
怪手直接開進休耕或再一個多月就可收割的稻田,或開挖或推土,甚至只是在稻田裡繞幾圈就開走,部份居民隱忍不敢阻止,按耐不住的居民責罵員警和工程人員,招致而來的是稻禾被鏟除得更徹底,及與員警在稻田旁追逐後,立即被優勢警力制服受傷,一位憤怒的農民提言要放火燒怪手,換來的是稻田被鏟成平地,幾乎看不到還站立著的稻禾。

事件發生後,並未獲得主流媒體的大篇幅關注,另一個網路新聞平台「新頭殼」採訪當地民眾,質疑縣府及媒體角色︰

苗縣府大動作不見報 居民嘆:簡直像戒嚴  2010.6.15.
居民向新頭殼記者表示,事發當時,媒體都被擋在外圍,雖然有人試圖連繫某家大報記者,但不知何故,沒看到記者到場。隔天,媒體對這件事隻字未提。只有自由時報在一篇報導立委康世儒為大埔居民爭取權益向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陳情的新聞中,多報導了一句苗栗縣府強調「依法行政」的回應。

部落客傅瑞德則以曹操的故事,評論苗栗縣府的粗暴行動︰

敗榖求利,盡失民心,蠢。  2010.6.15.
嘗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持。

網路公民新聞媒體「台灣好生活電子報」,陸續作了兩篇詳盡的追蹤報導︰

兩百年祖傳良田,苗栗縣政府怪手強奪  2010.6.19.
一份苗栗縣科長2008年6月針對自救會陳情文寫的答覆,卻清楚顯露了「說一套,作一套」的官僚作風,也戳破苗栗縣政府刻意曲解法令、對外說都有通知地主的謊言。文中白紙黑字寫著:「依法在都市計畫規劃程序,僅需公告公開展覽即可,並不需一一通知地主,且本案擴大範圍約154公頃,地主至少幾萬人,一一通知恐浪費公帑。」邱玉君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哪來的幾萬地主?總共也才九百多戶而已!花那麼多錢在媒體登大幅廣告,卻認為通知地主開會是浪費公帑?」

強制徵收猶未盡,稻穗成灰淚未乾  2010.6.22.
七十七歲的大埔老農黃福記從一個珍藏的紅包袋,小心翼翼拿出他擁有超過四十五年的土地所有權狀:「這兩張是阮爸傳給我的土地,我很害怕,因為一夜之間縣政府就說你這兩張證明都沒效了,地已經是苗栗縣的了,哪ㄟ安內(怎麼會這樣)?」在另一張苗栗縣政府官方的土地登記謄本,以「區段徵收」之名跳過原地主的同意步驟,逕自把原屬於「特定農業區」的私有地,土地所有權人改列為「苗栗縣」、管理者「苗栗縣政府」。

對於「主流媒體漠視」的指控,聯合報苗栗地方新聞部落格,未具名發表文章反擊,並質疑新頭殼等網路媒體的報導。網友在推特上指出,該部落格不但匿名發表,左欄「其他文章」竟然大多是劉政鴻的公關新聞:

你是來玩的,我是來工作的  2010.6.20.
9日當天凌晨,根本沒有主跑記者接到電話陳情、或要求到場採訪,何來「擋在外圍」之說,而相關新聞9日、11日自由時報有報導、10日聯合報也有報導,只是都見在台北人看不到的地方版面。

媒體與政治的利益連帶角色,確已成為苗栗大埔事件另一個關注、討論的重點,Torrent在部落格以嘲諷的語氣,點解主流媒體與弱勢團體的愛恨關係︰

苗栗大埔事件 幫主流媒體說句話  2010.6.21.
很多人認為,這次苗栗大埔滅稻毀地事件主流媒體之所以封殺,就是因為苗栗縣政府下了很多置入性行銷。在這裡,我要為主流媒體說句話:這些大媒體上從大老闆、下到第一線大記者,根本心裡就是認為這題是不重要的屎新聞,請這些質疑的人撒泡尿自己照照這則新聞有什麼值得被買的。

另兩名曾在媒體任職的部落客阿潑與鄭龜,則對此一議題發表針鋒相對的意見,同時觸及部落格的寫作倫理︰

一個買來的調查?  2010.6.22.
要批評主流媒體不關注大埔農民,可以。要批評媒體置入性行銷嚴重,沒話說。要批評記者下流,也隨便。但是,當你要以薄弱的證據來打議題時,請搞清楚問題是什麼,要用「置入性行銷」來批判一則「媒體不關心的新聞」,更大剌剌點出他人名字說他被收買,我真不懂這和惡質媒體的名嘴有何兩樣?

一個鄉民對記者粗暴又指名道姓的指責?  2010.6.22.
遠見雜誌說他們實地採訪了每個縣市,但請各位去便利商店翻翻雜誌,你會發現這特別報導的文字內容跟苗栗縣政府提供的新聞稿差不多,完全不需要去苗栗,不用作任何採訪,也沒有對苗栗縣府提供的數字作任何質疑,只要看看縣府的新聞稿就改寫得出來。是天下遠見文體生產機的典範。內容雷同程度與中時苗栗縣特輯那幾篇高達8成。

最後,今天中國時報的「我見我思」專欄,何榮幸平議苗栗大埔事件,認為縣府即使合法,但手段粗暴而充滿爭議︰

當怪手摧毀良田  2010.6.23.
不論此案未來發展如何,「怪手摧毀良田」的粗暴印象卻已深植人心。任何與此案沒有利益關係的民眾,都會有一個最根本的疑惑:即使一切按照規定,我們的公部門為什麼連最基本的「體恤民情」都做不到?一個已經研議多時的區段徵收案,有什麼天大的理由必須在稻米即將收成時破壞良田?

 

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懶人包  2010.6.16.

以下為苗栗縣政府政府為開發竹科竹南基地,強制徵收大埔里用地,以及封路毀田事件之事件整理。包含文字與影音記錄與相關附件收集。

資料來源: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0/06/23/511115.html 回頂端 ▲ Top


  • 鄧佳華 FBI帥哥
  • 莎拉之亂
  • 你在大聲什麼啦的富堡...
  • 藍色鐵捲門事件
  • 苗栗照南七朵花老師魔...
  • 關於,假 文青的一些...
  • 超爽的 公務員
  • CCR之亂 (ㄈㄈ尺)
  • mini158事件
  • 馬總統過去幾年做了什...
  • 台灣 菲律賓 廣大興事件
  • 張振聲的樓上張爸
  • 上網吃到飽取消案
  • 關於,假 文青的一些...
  • 全身而退葉少爺葉冠亨
  • 9項補助津貼-9A立委
  • 日本兵庫殺人魔桶屍案
  • 鄧佳華 FBI帥哥
  • tano大的馬騜娘娘
  • 金墩米事件
頁面頂端
文章目錄
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error4